你的温柔变了心沈时初程念卿结局
继续看书
「喂?」「念卿,你起来了吗?没有打扰到你吧?」苏歆的声音压得比较低,她那边听起来格外安静。「没有,我早起来了,有什么事吗?」「我,那个......」苏歆期期艾艾地开口。我有些纳闷,「怎么啦?你到底要说什么?」苏歆似乎是鼓足勇气一般,言语中带着羞涩,「我,我跟时初,我们昨晚在外面一起过夜了。」

《你的温柔变了心沈时初程念卿结局》精彩片段

「我很喜欢观察宇宙,每次看太空,我都会觉得,那些让我苦恼的事,其实都微不足道。」


「跟浩瀚的宇宙比起来,我们是如此平凡渺小,把握当下才是最重要的。」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个样子。


平时的他,在讲台上沉稳从容,在实验室严谨认真,正如所有人看到的那样。


而今晚的他,是另一面的他,是从未在别人面前表露过的样子。


不由自主地,我叫了他的名字,「顾渝。」


「嗯?」


顾渝转过头来,一瞬不瞬地看着我。


我听到自己的声音,缓慢而清晰,


「我答应你。」


在这繁星满天的夜空下,我清楚地看到,顾渝微微一愣,随后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


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心潮起伏难平,一直回想在天文台的那一幕,到现在脸还是滚烫的。


兴奋又激动,我还是没忍住发了一条朋友圈,


「我想要的,不止是星辰大海。」


还配了一张晚上拍的星云照片。


然后像做了什么坏事一样,赶紧把头蒙进被子里,手机扔到一边。


「叮—」,我忙不迭掀开被子透下气,果然是顾渝。


「不早了,乖,快睡觉。」


我忍不住嘴角上扬,「好的,马上睡觉,晚安啦。」


又发了一个晚安的表情。


不舍地退出了聊天界面,我看到朋友圈有新消息提醒,点开一看,


「你拥有的,不止是星辰大海。」


是顾渝,评论于一分钟之前。


完了,我感觉我的脸好像更烫了。


顾渝在谈恋爱这件事上,跟他精湛的学术一样,同样优秀得让人叹服,这是我跟他在一起后,得出的结论。


这个周末,我们说好一起去植物园。


我早早地起床出门,到距离学校一段路的转角处等他。


这是我们约定好的地方。


那晚从天文馆回来,他送我到学校,我犹豫地对他说,「要不以后送我到前面就行了。」


「好的。」


我惊讶地望着他,「你不问问为什么吗?」


顾渝笑了笑,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我知道啊,你怕认识的人看到。」


小心思瞬间被戳穿,我有点不好意思,「那......你不会生气吧?」


顾渝摸了摸我额前的碎发,一脸宠溺,


「怎么会,我当然知道你的顾虑,我完全尊重你,等到你觉得可以的那一天。」


我的心里有些动容,原来他能懂我。


在我等顾渝的时候,苏歆打来了电话。


现在还不到九点,又是周末,一大早有什么事?


「喂?」


「念卿,你起来了吗?没有打扰到你吧?」


苏歆的声音压得比较低,她那边听起来格外安静。


「没有,我早起来了,有什么事吗?」


「我,那个......」苏歆期期艾艾地开口。


我有些纳闷,「怎么啦?你到底要说什么?」


苏歆似乎是鼓足勇气一般,言语中带着羞涩,


「我,我跟时初,我们昨晚在外面一起过夜了。」


我微微一怔。


如果是以前,听到这句话,我肯定会难受得无以复加,但现在,我的内心已毫无波动。


我淡淡地应了句,「哦。」


电话那头,苏歆顿了一下,「念卿,你......」


「念卿。」


正说着,顾渝开车到了。


我笑着朝他招了下手,「好,我就来。」


苏歆显然听到了顾渝的声音,她疑惑地问道,「念卿,是谁啊?」


我看着顾渝,他停好车在路边耐心地等我,此刻心底一片宁静和坦然,


「是我男朋友,今天我们要出去玩,他来接我了,下次再聊。」


我们来到植物园,顾渝贴心地给我拍了很多照片,还拍了我们的第一张合照。


顾渝对照片很满意,催促我发给他,我被他逗得哈哈大笑,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在心中蔓延。


在我们准备继续观赏的时候,突然下起了大雨,等跑到车上时,我们都淋成了落汤鸡。


顾渝连忙把暖气打开,拿纸巾给我擦脸,


「抱歉,我明明看天气预报没问题的,没想到还是下雨了。」


看他一脸歉疚的样子,我宽慰他,「没事,最近的天气预报就是天气乱报。」


「阿欠......」


顾渝见我打了个喷嚏,眉头紧蹙,


「这里距离学校要一个小时,赶回去你肯定得着凉。先去我家处理下吧,我在这附近有个公寓,开过去就二十来分钟。」


我擦头发的手顿住,有些难为情,「这,不太好吧。」


顾渝看我为难的样子,失笑地点了一下我的鼻子,


「想什么呢,只是怕你感冒。」


我脸红了红,小声说道,「哦。」


到了家,顾渝先找出一套新的毛巾给我,让我去冲个热水澡。


「我这里没人来过,你等下洗完澡,将就一下换上吧,是干净的。」


我红着脸接过来,是他的一套运动装。


「快去洗澡,小心别着凉了。」


等我洗完澡出来,顾渝正在厨房里忙碌。


「你在干嘛?」


顾渝闻言侧过头,目光落在我的身上。


我有些羞赧地低下了头,他的衣服我穿着,简直就是加大号。


顾渝走过来,拿起我手里的毛巾,温柔地擦拭着我的头发,


「给你做了碗面条,马上就好,乖,快去把头发吹干。」


我点点头,走到洗漱台边开始吹头发。


头发快吹干的时候,顾渝来到了身后,接过我手里的吹风机,继续给我吹剩下的。


我看着镜子中,顾渝温柔专注的样子,一阵心动。


吹完后我准备转身,但下一秒,顾渝从背后抱了住我。


整个人被圈进他温暖的怀中,他的呼吸悉数洒在我的脖颈上,烫得我一阵战栗,耳畔传来他低哑的声音,性感得一塌糊涂,


「果然好软,脸好软,腰也好软。」


此刻的氛围过于旖旎,我舌头打结,说话磕磕巴巴,


「顾渝,你......你在说什么?」


「你说的,你是软妹子。」


顾渝的声音已经哑得不像话。


我猛然想起,那天晚上我跟苏歆打电话说的那句,「我一清纯靓丽的软妹子」,难道我听到的脚步声?


「那天晚上,在......在我后面从实验室出来的,是你吗?」


「嗯」,顾渝微微叹息,然后温热的唇瓣含住了我的耳尖,


「卿卿......」


顾渝的动作让我大脑直接当机,我彻底瘫软,只能紧紧依靠于他。


脸颊变得滚烫,我垂着头双眼紧闭,心跳得仿佛完全失去了控制。


顾渝扶住我的肩膀转过身来,他的吻铺天盖地落了下来。


我被他吻得快要喘不过气,胸口剧烈起伏,不知过了多久,他的唇终于离开,下巴抵在我的额头上,平复气息。


「抱歉,一时情难自禁。」


声音还带着沙哑。


我羞得完全不敢睁眼,到现在还是懵的。

我们卿卿真是可爱。」


被他说得不好意思,我轻捶了他一下,却想起他刚才说的话,忍不住问道,


「这么说来,我们第一次遇见是那天晚上?」


顾渝微微颔首,「算是吧,准确地说,是我遇见了你,而你并没有注意到我。」


原来我们的交集从那晚就开始了。


突然,我脑海里闪过一个想法,


「那,你不会那个时候就喜欢我了吧?」


顾渝神色有些许不自然,「好了,快去吃面,都要糊了。」


心下了然,看来我猜的没错,心里瞬间甜蜜无比。


我往餐厅走去,却发现顾渝一动不动,「怎么了?你不一起吃吗?」


「咳......」顾渝摆摆手,「你先去吃,我等下就来。」


随后关门进了浴室。


我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一样,赶紧逃离了现场。


早上起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


昨晚雨势较大,我没有回去,我睡顾渝的床,他睡沙发。


吃完早餐,顾渝送我回学校,如往常一样停在转角处,但我定定地看着他,


「以后,送我到宿舍楼下吧。」


顾渝牵起唇角,似乎早已料到一般,「遵命。」


到宿舍楼下,顾渝侧身将我的安全带解开,还亲了一下我的额头。


我一想到这是在学校里,脸不争气地又红了。


下车后站在原地目送他离开,我转身准备上楼,竟意外地看到了沈时初。


他的脸色有些惨白,眼里布满了红血丝,衣服看起来皱皱巴巴,完全没有平日干净清爽的样子。


「念卿......」


沈时初朝我走来,声音嘶哑。


我惊讶得看着他,他们学校距离我这里一千多公里。


「你怎么会在这里?」


沈时初紧紧握住我的肩膀,急急地说道,


「我,我来找你的,我昨晚过来的,一直在楼下等你,但怎么也联系不上你。」


我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沈时初又焦急地问,


「念卿,刚刚那是你男朋友吗?他为什么早晨送你回来,昨晚你们在一起吗?」


我想挣脱他的桎梏,却怎么也挣不开,


「是的,他是我男朋友,我们昨晚在一起。」


沈时初听了,握在我肩膀的力度骤然松懈,但下一秒又再次收紧,


「念卿,你跟他分手好不好,我喜欢你。」


我仿佛听到了惊天笑话一样,不敢置信。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沈时初,你别忘了你是有女朋友的人,她叫苏歆。」




坐上副驾驶,我双手交握来回摩挲,有些不知所措,车里静谧得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顾渝见我一直不说话,偏过头来问我,「怎么了?」


我慢吞吞地开口,「顾老师......」


顾渝的眉毛微挑,「嗯?」


我反应过来,脸颊又开始发烫,深吸了一口气,抬眸看向他,


「顾学长,请问你是想追我吗?」


顾渝听了后,端坐的身体转向副驾驶,


「你这么问,让我很有挫败感啊。」


心跳有点加速,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是我太失败了吗?让你到现在才发现。」


「......」


「抱歉,这是我第一次追女孩子,可能哪里做的不好,让你感到了困惑,」


顾渝停顿了一下,黑色的双眸深深地看着我,认真地说道,


「但是,程念卿,你没有误会,我是在追求你。」


我的心跳霎时间如擂鼓一般,这一刻仿佛失去了言语能力,只会傻傻得望着他。


顾渝看到我这呆愣的样子,低低地笑了,


「怎么,我是不是太唐突了?」


「没有」,我回过神来,赶紧低下头掩饰自己的紧张,小声嘀咕了一句,


「我只是怕自己又自作多情。」


顾渝静静地看了我一会,开口说道,


「据我观察,你现在应该还没有男朋友,如果你反感我的话,那很抱歉打扰到你了。」


我连忙摇头,「不不不,我没有反感你。」


顾渝语气上扬,如同得逞一般,


「哦?那就是允许我追求你的意思咯。」


「啊,不是,我......」


我语无伦次不知说什么,最终懊恼地闭上了嘴。


顾渝唇角勾勒的弧度越来越大,「好了,那我们现在先去吃饭,不然你会饿的。」


我最终还是红着脸,点了点头。


回到宿舍后,我的心情依然没有平静下来。


「叮--」,是顾渝发来的消息,


「到宿舍了吗?」


我赶忙回复:「到了。」


「好,早点休息。周末晚上有空的话,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嗯嗯,好的。」


放下手机,心里生出一种雀跃的期待。


这段时间以来,一直被高高提起的心,此时好像被人轻柔地捧着,稳稳地放回了原处。


周末晚上,顾渝开车来接我,带我去了天文馆。


我疑惑地看着他,「现在是晚上,应该已经关门了。」


顾渝笑而不语,下了车,让我跟在他的后面。


走到门口,顾渝输入一串密码,门自动开了。


「我认识这里的馆长,之前特意跟他申请了,允许我们今晚来。」


我不解地问他,「可是,我们晚上来这里干嘛呀?」


顾渝看着我,嗓音温柔低沉,


「程念卿,我想带你看一看,真正的星辰大海。」


顾渝径直带着我来到了天文台,这里摆放着一架专业的天文望远镜,他先上去调整好,随后示意我过来看。


我俯身看向目镜,眼前的景象令我感到无比震撼。


抬头兴奋地冲顾渝喊道,「我看到了,凹凸不平的月表,浪漫的星云,还有好多好多,太美了。」


顾渝微微一笑,望向天空,他的眼里似有星光闪烁。


「我很喜欢观察宇宙,每次看太空,我都会觉得,那些让我苦恼的事,其实都微不足道。」


「跟浩瀚的宇宙比起来,我们是如此平凡渺小,把握当下才是最重要的。」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个样子。


平时的他,在讲台上沉稳从容,在实验室严谨认真,正如所有人看到的那样。


而今晚的他,是另一面的他,是从未在别人面前表露过的样子。


不由自主地,我叫了他的名字,「顾渝。」


「嗯?」


顾渝转过头来,一瞬不瞬地看着我。


我听到自己的声音,缓慢而清晰,


「我答应你。」


在这繁星满天的夜空下,我清楚地看到,顾渝微微一愣,随后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


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心潮起伏难平,一直回想在天文台的那一幕,到现在脸还是滚烫的。


兴奋又激动,我还是没忍住发了一条朋友圈,


「我想要的,不止是星辰大海。」


还配了一张晚上拍的星云照片。


然后像做了什么坏事一样,赶紧把头蒙进被子里,手机扔到一边。


「叮—」,我忙不迭掀开被子透下气,果然是顾渝。


「不早了,乖,快睡觉。」


我忍不住嘴角上扬,「好的,马上睡觉,晚安啦。」


又发了一个晚安的表情。


不舍地退出了聊天界面,我看到朋友圈有新消息提醒,点开一看,


「你拥有的,不止是星辰大海。」


是顾渝,评论于一分钟之前。


完了,我感觉我的脸好像更烫了。


顾渝在谈恋爱这件事上,跟他精湛的学术一样,同样优秀得让人叹服,这是我跟他在一起后,得出的结论。


这个周末,我们说好一起去植物园。


我早早地起床出门,到距离学校一段路的转角处等他。


这是我们约定好的地方。


那晚从天文馆回来,他送我到学校,我犹豫地对他说,「要不以后送我到前面就行了。」


「好的。」


我惊讶地望着他,「你不问问为什么吗?」


顾渝笑了笑,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我知道啊,你怕认识的人看到。」


小心思瞬间被戳穿,我有点不好意思,「那......你不会生气吧?」


顾渝摸了摸我额前的碎发,一脸宠溺,


「怎么会,我当然知道你的顾虑,我完全尊重你,等到你觉得可以的那一天。」


我的心里有些动容,原来他能懂我。


在我等顾渝的时候,苏歆打来了电话。


现在还不到九点,又是周末,一大早有什么事?


「喂?」


「念卿,你起来了吗?没有打扰到你吧?」


苏歆的声音压得比较低,她那边听起来格外安静。


「没有,我早起来了,有什么事吗?」


「我,那个......」苏歆期期艾艾地开口。


我有些纳闷,「怎么啦?你到底要说什么?」


苏歆似乎是鼓足勇气一般,言语中带着羞涩,


「我,我跟时初,我们昨晚在外面一起过夜了。」


我微微一怔。


如果是以前,听到这句话,我肯定会难受得无以复加,但现在,我的内心已毫无波动。


我淡淡地应了句,「哦。」


电话那头,苏歆顿了一下,「念卿,你......」


「念卿。」


正说着,顾渝开车到了。


我笑着朝他招了下手,「好,我就来。」


苏歆显然听到了顾渝的声音,她疑惑地问道,「念卿,是谁啊?」


我看着顾渝,他停好车在路边耐心地等我,此刻心底一片宁静和坦然,


「是我男朋友,今天我们要出去玩,他来接我了,下次再聊。」


我们来到植物园,顾渝贴心地给我拍了很多照片,还拍了我们的第一张合照。


顾渝对照片很满意,催促我发给他,我被他逗得哈哈大笑,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在心中蔓延。


在我们准备继续观赏的时候,突然下起了大雨,等跑到车上时,我们都淋成了落汤鸡。


顾渝连忙把暖气打开,拿纸巾给我擦脸,


「抱歉,我明明看天气预报没问题的,没想到还是下雨了。」


看他一脸歉疚的样子,我宽慰他,「没事,最近的天气预报就是天气乱报。」


「阿欠......」


顾渝见我打了个喷嚏,眉头紧蹙,


「这里距离学校要一个小时,赶回去你肯定得着凉。先去我家处理下吧,我在这附近有个公寓,开过去就二十来分钟。」


我擦头发的手顿住,有些难为情,「这,不太好吧。」


顾渝看我为难的样子,失笑地点了一下我的鼻子,


「想什么呢,只是怕你感冒。」


我脸红了红,小声说道,「哦。」


到了家,顾渝先找出一套新的毛巾给我,让我去冲个热水澡。


「我这里没人来过,你等下洗完澡,将就一下换上吧,是干净的。」


我红着脸接过来,是他的一套运动装。


「快去洗澡,小心别着凉了。」


等我洗完澡出来,顾渝正在厨房里忙碌。


「你在干嘛?」


顾渝闻言侧过头,目光落在我的身上。


我有些羞赧地低下了头,他的衣服我穿着,简直就是加大号。


顾渝走过来,拿起我手里的毛巾,温柔地擦拭着我的头发,


「给你做了碗面条,马上就好,乖,快去把头发吹干。」


我点点头,走到洗漱台边开始吹头发。


头发快吹干的时候,顾渝来到了身后,接过我手里的吹风机,继续给我吹剩下的。


我看着镜子中,顾渝温柔专注的样子,一阵心动。


吹完后我准备转身,但下一秒,顾渝从背后抱了住我。


整个人被圈进他温暖的怀中,他的呼吸悉数洒在我的脖颈上,烫得我一阵战栗,耳畔传来他低哑的声音,性感得一塌糊涂,


「果然好软,脸好软,腰也好软。」


此刻的氛围过于旖旎,我舌头打结,说话磕磕巴巴,


「顾渝,你......你在说什么?」


「你说的,你是软妹子。」


顾渝的声音已经哑得不像话。


我猛然想起,那天晚上我跟苏歆打电话说的那句,「我一清纯靓丽的软妹子」,难道我听到的脚步声?


「那天晚上,在......在我后面从实验室出来的,是你吗?」


「嗯」,顾渝微微叹息,然后温热的唇瓣含住了我的耳尖,


「卿卿......」


顾渝的动作让我大脑直接当机,我彻底瘫软,只能紧紧依靠于他。


脸颊变得滚烫,我垂着头双眼紧闭,心跳得仿佛完全失去了控制。


顾渝扶住我的肩膀转过身来,他的吻铺天盖地落了下来。


我被他吻得快要喘不过气,胸口剧烈起伏,不知过了多久,他的唇终于离开,下巴抵在我的额头上,平复气息。


「抱歉,一时情难自禁。」


声音还带着沙哑。


我羞得完全不敢睁眼,到现在还是懵的。


顾渝用手指轻轻碰了碰我的脸,「你再不睁眼,我又要亲了哦。」


我吓得赶紧睁开,顾渝看到我这个样子,低声笑了,


「我们卿卿真是可爱。」


被他说得不好意思,我轻捶了他一下,却想起他刚才说的话,忍不住问道,


「这么说来,我们第一次遇见是那天晚上?」


顾渝微微颔首,「算是吧,准确地说,是我遇见了你,而你并没有注意到我。」


原来我们的交集从那晚就开始了。


突然,我脑海里闪过一个想法,


「那,你不会那个时候就喜欢我了吧?




顾渝神色有些许不自然,「好了,快去吃面,都要糊了。」


心下了然,看来我猜的没错,心里瞬间甜蜜无比。


我往餐厅走去,却发现顾渝一动不动,「怎么了?你不一起吃吗?」


「咳......」顾渝摆摆手,「你先去吃,我等下就来。」


随后关门进了浴室。


我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一样,赶紧逃离了现场。


早上起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


昨晚雨势较大,我没有回去,我睡顾渝的床,他睡沙发。


吃完早餐,顾渝送我回学校,如往常一样停在转角处,但我定定地看着他,


「以后,送我到宿舍楼下吧。」


顾渝牵起唇角,似乎早已料到一般,「遵命。」


到宿舍楼下,顾渝侧身将我的安全带解开,还亲了一下我的额头。


我一想到这是在学校里,脸不争气地又红了。


下车后站在原地目送他离开,我转身准备上楼,竟意外地看到了沈时初。


他的脸色有些惨白,眼里布满了红血丝,衣服看起来皱皱巴巴,完全没有平日干净清爽的样子。


「念卿......」


沈时初朝我走来,声音嘶哑。


我惊讶得看着他,他们学校距离我这里一千多公里。


「你怎么会在这里?」


沈时初紧紧握住我的肩膀,急急地说道,


「我,我来找你的,我昨晚过来的,一直在楼下等你,但怎么也联系不上你。」


我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沈时初又焦急地问,


「念卿,刚刚那是你男朋友吗?他为什么早晨送你回来,昨晚你们在一起吗?」


我想挣脱他的桎梏,却怎么也挣不开,


「是的,他是我男朋友,我们昨晚在一起。」


沈时初听了,握在我肩膀的力度骤然松懈,但下一秒又再次收紧,


「念卿,你跟他分手好不好,我喜欢你。」


我仿佛听到了惊天笑话一样,不敢置信。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沈时初,你别忘了你是有女朋友的人,她叫苏歆。」


沈时初的眼神牢牢锁住我,连忙开口,


「我会跟她分手的,我马上就跟她分手。」


我简直被他气笑了。


「如果我没记错,前天晚上你才和苏歆一起过夜,真是疯了。」


「不是的,念卿,你误会了。」


沈时初慌乱地解释,「那晚我们是在外面,但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


「够了,我对你们之间的事没兴趣。」


我用力推开他,「要疯你自己疯吧,我没时间奉陪。」


说完我跑回了宿舍。


拿出手机一看,不知什么时候没电自动关机了。


我插上充电器,发现手机上有很多通未接来电,还有微信上收到一大堆信息,几乎都是来自沈时初,时间显示是昨晚。


「念卿,你在哪里?」


「念卿,我到你们学校了。」


「我在你宿舍下面,我想见你一面。」


......


但有一条,是苏歆今早发过来的,


「他是不是过来找你了?」


这两人真有意思,一大早来折腾我。


「是的,我今早看到他了,但已经让他走了。」


苏歆没有再发信息过来。


我想起早晨沈时初的状态,看起来不太好。


昨晚下了一夜的雨,他不会真的在这里等了我一个晚上吧?


出于多年的情谊,想了想,我还是给沈时初发了条信息,


「今天早晨的话,我就当没听过,你回去吧,不要让你爸妈还有苏歆他们担心。」


跟顾渝在一起后,或许是太幸福,连时间都变快了,转眼就来到暑假。


顾渝送我去高铁站,揉了揉我的脸颊,柔声哄我,


「乖,等我忙完这阵,就过来看你。」


我知道他一直都很忙,回国后他和以前的同门好友,创立了一家科技公司,目前开始逐步走上正轨。


「那好吧,我进去了。」


我不舍地跟他道别。


到家后,第一时间给顾渝发了信息,他立刻回复,让我好好休息。


放下手机,心里有一种饱满的充实感,又有伴随着一种患得患失。


原来这就是爱情啊,让人在幸福与失落之间反复徘徊。


「念卿,出来吃饭了。」


我妈敲了敲我的房门。


来到客厅准备吃饭,却看到沈时初也在。


上次他来我们学校,那几天他父母联系不上他,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急得够呛,直到后面沈时初回电话,说是自己出去玩了几天。


这些都是我妈告诉我的。


看来他们都不知道,沈时初是去找我了。


不过得知他平安回了学校,我也就安心了,至少我不希望他因为我而出什么事。


「阿姨喊我过来一起吃饭。」


沈时初看着我,小心翼翼地解释。


「是我把小时喊过来的,他爸妈今天不在家。」


我妈一边说着,一边给他夹菜,「别客气,在阿姨家就跟自己家一样。」


我没说话,安静地吃起了饭,但余光瞥到,沈时初的眼神全程都放在我身上。


这种感觉让我很不自在,我匆忙吃完饭,就回了房间。


在家里,我每天除了看书追剧,跟顾渝聊天,也没什么其他事。


沈时初有意无意地往我家跑,但我每次都装作不知道,尽量避开他。


这天,我收到了苏歆发来的微信。


「你在家吗?有空出来见个面吗?」


自从那次沈时初跑来找我后,我们之间就陷入一种诡异的沉默,再没有联系过。


所以看到这条消息,我着实有点意外。


但我还是答应了她。


我和苏歆依旧约在了上次那家甜品店,不同的是,这次只有我们两个人。


苏歆看到我,微微扯了扯嘴角,「你来了。」


我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念卿,你们放假了吗?」


「快了,我们这周考试完就放假了。」我边翻书边回答她。


「我跟时初都放假了,我们明天就可以到家了。」


大概是要回家了,苏歆显得很兴奋,「那你回来之后我们约啊。」


我握笔的手紧了紧,「好,回家见。」


期末考试很快到来,下午考完后,我回宿舍整理东西,准备明天一早坐高铁回家。宁宁是本地人,考试结束就回家了,宿舍就剩我一个人。


晚上我收拾东西的时候,却收到了顾渝的信息。


「什么时候回去?」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这句话,我的心跳开始加快,想了想,指尖微抖地打下一行字,


「明天上午 9 点的高铁回家。」


但这次发出之后,顾渝没有马上回复。


意识到在等他的信息后,我心中一惊,像扔掉烫手山芋一般,把手机扔得远远的,继续整理行李。


等我把一切搞完,躺在床上再次看手机时,发现在一个小时前,顾渝回了信息过来,


「好,回家注意安全。」


怔怔地看着这几个字,我在心里默默松了一口气,起伏了一个晚上的异样情绪,终于平复。


「嗯嗯,谢谢顾老师。」


到家后的第一天,苏歆就迫不及待地约我出来。


我们说好在高中学校旁边的一家甜品店里见面,只是没想到,等我赶到的时候,沈时初竟然也在。


苏歆开心地站起来,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念卿,我好想你啊。」


轻轻回抱一下她,「嗯,我也想你。」


我坐下来看向沈时初,半年不见,他依旧是那么帅气,甚至比高中时代更添了一份成熟的气质。


心里泛起点点涟漪,但我还是微笑着跟他打招呼,


「好久不见,你们都放假比我早。」


沈时初淡淡地看着我,「比你早一周到家。」


随后顿了顿,语带自嘲,「我们学校不比你们啊,哪有你忙。」


四目交汇间,我终于明白了他到底为何生气。


记得那是快高考,有一次我们聊到考大学,他兴致高昂地告诉我,他的梦想是考上 A 大的法律系。


「那很棒啊,A 大是国内 TOP 前三的大学,法律是他们的王牌专业,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沈时初侧过头看着我,脸上的笑容熠熠生辉,


「那你呢?念卿,你想考哪个大学?」


我正要开口,「我......」,想去 C 大物理系。


「跟我一起去 A 大吧。」


沈时初打断了我,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


「你这么不会照顾自己,要是没有我在你身边,你怎么办?」


我一愣,脸颊却微微发烫,「谁要你照顾啊,我有手有脚。」


「是嘛,那是谁喝粥的时候,糖和盐都分不清楚。」


「你干嘛老揪着这个不放,我都说了是我看错了。」


「反正我才不要去 A 大。」


「你不去 A 大还想去哪里?」


沈时初打断了我,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


「你这么不会照顾自己,要是没有我在你身边,你怎么办?」


我一愣,脸颊却微微发烫,「谁要你照顾啊,我有手有脚。」


「是嘛,那是谁喝粥的时候,糖和盐都分不清楚。」


「你干嘛老揪着这个不放,我都说了是我看错了。」


「反正我才不要去 A 大。」


「你不去 A 大还想去哪里?」


......


所以,他是因为我没有跟他一起去 A 大,才生气不理我?


可他的身边,不是已经有苏歆陪他了吗?


「对哦,念卿,感觉你真的好忙,每次给你打电话都说不了几句。」苏歆略带抱怨地控诉道。


她的话打破了我们之间尴尬的氛围,我回过神来,「是啊,忙是忙了点,但我觉得每天都过得很充实。」


「反正你的专业我是不敢想,理科虐死我了。」


突然,苏歆语调一转,一脸兴味地看着我,「老实招来,在大学有没有找男朋友?」


不知为何,在听到这句话后,我脑海里第一时间闪过的,竟然是顾渝的脸。


苏歆好奇地盯着我,「怎么了?念卿,快告诉我们,是不是找男朋友了?」


我有点慌乱地抬眸看她,视线无意中掠过沈时初,他的脸色看起来有点阴沉。


「怎么可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多忙」,我连忙摇了摇头,「再说了,谁会找我们这种理工女当女朋友。」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在我说完这句话后,沈时初好像松了一口气。


苏歆却笑得很狡黠,「那可不一定哦,我们念卿长得这么好看,怎么会没人追,一定是他们配不上你。」


「你尽拿我开玩笑。」我作状要打闹她。


「好了,你们别闹了,东西都摆了这么久还一点没动。」


沈时初说完,拿过苏歆面前的千层,细致地给她切了一点递过去。


我看着他熟练的动作怔了怔。


印象中,沈时初从来都不喜欢甜食,甚至闻不惯那股甜腻的气味,就连以前我让他陪我一起去买都不肯。


看来,爱情真的拥有改变一个人的魔力。


苏歆娇嗔地看了沈时初一眼,语气里满是甜蜜,「又让我吃,这半年我感觉我都被你喂胖了。」


沈时初无所谓地笑了笑,「没有,一点都不胖。」


「那我胖了你可不准嫌弃哦。」


苏歆欣然地接过切好的千层,细嚼慢咽,沈时初贴心地将她的头发捋到一旁。


原来作为男朋友这个角色,沈时初也是无可挑剔的。


我默默地撇开眼,不再说话,埋头吃起眼前的甜品。


晚上,跟他们分开后,我一个人走回家。


时隔近半年,再见到他们,说心里毫无波澜是不可能的,只是已远没了当时那种铺天盖地的难过。


从他们在一起的那刻起,我就清楚地知道,我对沈时初的表白,永远没有机会说出口了。


这注定只能是一场暗恋,还未开始便已结束。


早晨被闹钟吵醒时,我感觉头痛欲裂。


昨晚迷迷糊糊睡过去,又做了很久的梦,现在浑身都没什么劲。


想到今天上午还得去一趟实验室,我挣扎着从床上起来了。


走到实验室门口,我正要刷卡进去,却发现怎么都找不到门卡。


「不对啊,明明昨天都用了,晚上走的时候我也记得拿上了的。」我喃喃自语。


正在我焦头烂额翻找的时候,「滴——」,一只修长的手从旁边伸过来,刷开了实验室的门。


我偏过头,视线中出现了一张英俊年轻的陌生脸庞,他嘴角微微上扬,噙着淡淡笑意望着我。


他看起来没比我大多少,以前没有见到过,应该也是我们院的学生吧。


想到我刚刚的窘态应该被他看到了,我顿觉尴尬,「谢谢学长,我的卡可能忘带了。」


说完赶紧转身,推开实验室的门走了进去。


我把背包放到储物柜里收好,坐下来翻看昨晚的数据,余光撇到他还站在门口没走。


「程念卿。」一道磁性低沉的声音喊出了我的名字。


他在叫我?我疑惑地看向他,「是我,请问你是?」


他拿着门卡的手朝我晃了晃,「这卡上面写着你的名字,昨天晚上我在你们实验室门口捡到的。」


「哦哦」,我连忙起身朝门口走去,接过他手中的卡,「非常感谢学长,幸好被你捡到了。」


应该是昨晚锁门的时候,接苏歆电话不小心掉的。


「那学妹准备怎么谢我?」他饶有兴味地问道。


「嗯?」我一时语塞,但还是客套地问道,「那我请学长吃饭或者喝奶茶?」


「可以」,他回答得很爽快,「但我今天还有点事情,只能改天了,我加下你的微信,等空了联系你。」


加了微信后,他就先离开了,我一个人坐在空荡的实验室里。


「叮--」,微信的消息提示,我打开一看,


「顾渝。」


原来他叫顾渝。


想了想,我也敲下了一行字发过去,「顾学长好,我是物理学 3 班的程念卿。」


随后放下手机,开始专心记录数据。


中午吃完饭回到宿舍,室友宁宁看到我马上跑了过来。


整个物理系的女生都屈指可数,我们班就我们两个。


「念卿,你听说了吗,教我们的王教授说到国外参加一个项目去了,现在学院临时安排了一个老师代课。」


「是嘛,我不知道,反正不管谁上课都一样。」


「那也是,」宁宁点了点头,「不过之前王教授那么严格,也不知道这个新老师会怎么样。」


我没忍住打了一个喷嚏,看来昨晚睡觉着凉了。


宁宁一脸关心地看着我,」念卿,你没事吧,你的脸色不太好。」


「没事没事」,我朝她摆了摆手,「我睡个午觉,下午的课记得喊我。」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